当时恒月在

微博:当时恒月在 公众号:文具控的日常

 

有一种分享经济叫做“胶带换换换”

Young的胶带大本营里,有着这样一句导语:“讲真,胶带有毒,你确定要入吗?”几番交流下来,发现这些young和正在喜欢young的妹子们,记手帐的目的各有各的不同,然而都是那么义无反顾地这个有毒的带子中缠缠绕绕甘之如饴。



1

初识和纸胶带的我只知道MT,只会在马云爸爸的世界里买一些小小的分装。半米或者一两个循环,小钱钱飞走的速度也很慢。


2

全职高手的太太们也纷纷加入画胶带的行列,囧神上不只有我们的同人志,还有各种神奇的小胶带。

 

3

去年11月趁着去上海出差的机会,去了k11物心。单凭这个名字,仿佛里面的小东西都有了灵气,不由自主地交出了钱包。




4

12月,我和朱青大人约着面基。正好有mt展,一切水到渠成。那个时候我们的hobo几乎都是白本,我看着她之前的记录,画画真是一项美好生活的技能。

  
 

展上卖的胶带不多,挑来挑去只入手了小小的几款,扭蛋机前的我也毫无运气,好在那一小卷非常百搭。此行最大的收获,除了在胶带组成的世界里拗出各种造型,就是非常欢乐地在手作区把我们各自的本子弄出一面面骚包的胶带墙。


5

随着毒性越来越深,除了那一抽屉满满的的卷卷外,还有一排排码得齐整的分装。分装真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就像神仙水的小样,同人展上的小料,让我们能够一边吃土还能一边买买买。虽然这非常对不起自己混来的经济学学位,只要算算单位价格就知道这是多么坑爹的事情,可是那一大卷用到天荒地老也是非常乏味啊。科科,差异性产品不就说明了行业内贸易的重要性吗(虽然为我拨穗的是三水哥但我真的忘了国贸里是怎么解释这件事的orz)。


  


这个时候,就要感谢young了。大狸家是我参加的第一次手帐集市,为什么我之前一直以为这种活动只会出现在魔都>_< 每个摊位上的妹子和少见的汉子们都非常nice,卖分装的店更加是一些小天使们。这个时候发现马云爸爸也是满黑心的哦。Gloria告诉mood家可以随便缠分装,我扭扭捏捏地过去,先拿了两个小卷,才假装矜持地缠了一版分装。回来一对比感觉自己真是战五渣。




6

接下来就是这个名叫“胶带换换换”的群了,现在还很小,就是一些young和正在喜欢young的妹子们。



我们在周末的京津手帐集市上又一次相遇,买买买很开心,更开心的是交换胶带的“一人一板,感情不散”。非常豪放地把自己带的买的整卷放在地上,剪刀、分装板,一看就是专业选手。互相安利着“这个很好用的”“哎你多缠点,我都用不完了”“欸这个我要用腻了,需要的话再找我呀”。回到最简单粗暴以物易物更无需一般等价物去衡量的时候,真是全身心的愉♂悦。


除了蒸鱼和Gloria两位大神,群里面还有几个可爱的妹子,大家都毫不吝惜的把自己的存货po出来,还有各种图鉴,原来还觉得自己轻度中毒的我发现自己还差得很远呢。


团购、交换,曾经的八区区务胖恒月该觉醒了!没错,我们相约探店去了!

明天见哟~



很多好朋友告诉我要快回到正轨,相信我,我正在向那个目标努力着呀。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喜欢你,驯养的小狐狸,针尖上跳舞的玫瑰。


Forever Young. 

http://zheli.io

  14
评论
热度(14)

© 当时恒月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