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恒月在

微博:当时恒月在 公众号:文具控的日常

 

手帐er | 关于YOUNG的荡漾

文具、手帐、胶带、练字、插画种种,有的在坑里待了好久,有的专门负责把坑挖得大一点,有的在往里头种花种草,我只是一个边缘人,坐在坑边,摇晃着双腿,我觉得这个坑好深,又忍不住往下再探一点点。

辞职之后,除了找工作,就想着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各种号给做起来。这个微信号开得还算找,也是当初思前想后才找到的一个主题。可惜很快坚持不下去,或是被我拿来发泄各种少女情怀,或是干脆久久不更。在我研究怎么把账号的名字改掉,和微博撸否头条一点之类的统一起来的时候,收到了令人惊喜的留言。

就像我在撸否上发特包文还能找到当年一起混安菲尔德故事的姑娘一样。就像我和朵朵一起做的小号有一个天天回复我们的粉丝一样。有时候,你想让全世界看到的东西,只要有一个人轻轻撩了你一下,你就会觉得神他妈一切都够了。或许这就是利物浦YNWA深中在我心里的邪教。

一个是远在苏州的蓝孩子她在公众号里给我留言,我们愉快地讨论着笔。嗯,就是那种屌丝的中性笔,三菱是旧爱,母鸡是新欢。后来那篇测评往头条号上一扔,成就我史上最高阅读量。有人爱,有人掐,有人嗤之以鼻,我一条条回复得很开心。我想以后一定要去苏州,在诚品和这位旧时相识面个基。是的,旧时相识,名字都取得这么恰到好处。

一个是伪装成萌妹子的可爱的蓝孩纸。到现在都没搞清楚他叫什么名字。我重新注册了一个lofter小号,决心悄悄尝试网红路线,po了一堆七度磨皮的照骗,夹带了一张手帐的私货。我想都能找到我这样的用户,这种运营小妹/小弟是有多么拼命。居然还是校友诶!于是我接受了安利,变成64g用户后我很任性,什么app都往里面装的。

然后我们加了微信,然后他又拿真身加了我,啧啧,要在当年这又是一个香草。作为一个老少女,叫我姐的除了洛阳外,他是第一个蓝孩纸。于是遭到了我无情地调戏,以及增加了树洞功能。因为再过一天就要放假了,我迅速分装了一下胶带贴纸准备去他们的工作室面基。

在young上,我先搬运了在p大拍的照片,春天的未名湖,以及我和学位熊的合影,以及曾经发在朋友圈那一段很鸡汤的文字。很快就被加精,这里真是好随意哦。很快就有了个叫安吉尔蛋的粉丝。照片模糊,我觉得他很帅,并且是内部人士。

我对于第二天的面基充满了期待。面基是一个奇妙的词汇。我以为我会看到一群可爱的铝孩纸,没想到一个同性生物都没有出现,我看到刀光剑影,音乐魔术,就是没有嗅到手帐er的气息。

面基真的成了面基,面基也不是面基。那一天有一个bgm,叫做“直到不能呼吸”,来自安吉尔蛋,那个时候他还叫做大师兄,没想到今天已经成为霸道总裁。和我猜测的差不多,虽然我坚持用帅来形容他一定会被各种鄙视审美。我的心扑通扑通,哦那就是我期待已久的信科男的形象。

再说回来那个可爱的蓝孩纸,现在叫他小师弟吧,因为出现了另外一个更可爱的蓝孩纸。师弟跟我科普了半天他那把兵器,顺便打破我对于主创团队的幻想。前魔术协会会长炫了个技,好在他是08级的,让我在年龄上寻找到一点小小的安慰。对于酷炫的魔术表演,前前会长也就是安吉尔蛋同学并没有什么表示,我感到有点小失望,更失望的是为什么那四年我几乎不曾踏足五区还是六区,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八区九区在干嘛。那个更可爱的蓝孩纸是妇女之友,也是腐女之友,我感受到一阵清风。

最后还是让我见到了唯一的同性,脸上写着冷漠。我对于会写甲骨文的人都充满了敬畏。为了安利妇女之友,我终于掏出了背包里的手帐本们,整个办公室也算有点躁动,功劳一件。那位姐姐或者妹妹原来也是那样可爱。不知道那些可怜的小贴纸和小胶带们会有怎样的命运。

面基的最后还是要谈点现实的问题。大师兄真是直到不能呼吸的亲师兄。他讲起了他们的愿景和将要做的事情,没有画大饼,我都能脑补出诗和远方。我好想说快点把我收了吧,最后还是假装矜持地问能不能兼个职啊。

于是乎,在一个朝阳区大雨磅礴的下午,我被拉近了一个大神们组成的群。那天我收到了两个拒信,又堵在新的面试的路上把妆给哭花掉。小师弟喊我去抢红包,大师兄果然很地道,大神们太专业。我去面我的试,面着又差点哭出来,那位lead什么都问不出来了,一个人在战斗是什么鬼。我看着那loft式的办公区域,这会是我未来的栖身之所吗?

面试完回到群里瞎聊,天气也好了,我跑去悠唐和男票吃了美美的晚餐,快时尚品牌们打折打得我不能呼吸,我又买了一堆可爱裙纸们。

果然就像第二天宿舍聚会说的,我们都是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挫折的人。我们一帆风顺来到p大,就是最简单粗暴的智商碾压,所以都没有什么追求,也不知道什么可以让自己真正努力起来。

周末两天帮完忙,young群里面又聊得很开心,专业选手果然是专业选手,虽然就是填补生活空白的小兴趣,也可以牛逼闪闪的。开开心心补了手帐,还是没有什么追求,但是这个时期有一个让自己喜欢的东西,是多么不容易呀。

我还是那个边缘人,坐在坑边,摇晃着双腿,又忍不住再往下再探一点点。

就像没有完全离开的足球圈,越看越少的耽美文,文具、手帐、练字、插画,我还是愿意继续在这里荡漾。

以及臭不要脸地自拍,和弥补流失胶原蛋白的七度磨皮。

微信公众号:文具控的日常

  5
评论
热度(5)

© 当时恒月在 | Powered by LOFTER